主客共享,城市度假構建休閑旅游新“潮”向

文旅小編 2022-12-08 15:04:39

據攜程發布的《2022年國慶假期旅游總結報告》指出,本地游、周邊游、短途游主導國慶假期旅游市場,訂單量達65%,其中最火爆的集中在上海、北京、廣州、杭州、深圳等具有一定能級的一線城市或省會城市?!?ldquo;十四五”文化和旅游發展規劃》提出,開展國家級旅游休閑城市和街區建設工作,推出一批兼顧旅游者和本地居民需求的國家級特色休閑城市和街區。

市場有需求,政府有部署,以滿足主客共享需求、賦能人民美好生活為導向的“城市度假”將成為重要發展趨勢,文旅產業將如何回應這一趨勢?

城市度假:市場有基礎

(一)19大城市群,聚集全國75%人口

黨的二十大指出,推進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加快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以城市群、都市圈為依托構建大中小城市協調發展格局,推進以縣城為重要載體的城鎮化建設。此外,“十四五”規劃綱要明確提出19大城市群建設,其以25%的土地聚集了75%的人口,創造了88%的GDP。作為核心城市群之一的長三角城市群,今年9月,上海市、江蘇省及浙江省聯合印發了《上海大都市圈空間協同規劃》,指出要在2050年全面建成卓越的全球城市區域,將推動區域一體化發展向更高質量、更廣領域、更深層次邁進,人民生活水平進一步提升。由此可見,未來人口將進一步向城市集中,城市休閑旅游市場潛力巨大。

知識貼:《上海大都市圈空間協同規劃》是全國首個跨區域、協商性的國土空間規劃,旨在打造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世界級城市群。其范圍包括包括上海、無錫、常州、蘇州、南通、寧波、湖州、嘉興、舟山在內的“1+8”市域行政區域,陸域總面積 5.6 萬平方公里,海域面積 4.7 萬平方公里。上海大都市圈以占長三角約1/6的陸域面積,承載了長三角 1/3 的人口和約 1/2 的經濟總量。

null

上海大都市圈區域范圍 圖源:網絡

(二)三大城市群,獨攬近半休閑客群

根據國家文化和旅游部《2021年度國內旅游數據情況》數據統計,2021年國內旅游總人次32.5億人次,其中城鎮居民游客占比72%;國內旅游總收入2.92萬億元,其中城鎮居民旅游消費占比81%以上,凸顯出城鎮居民強勁的旅游消費需求和能力。未來在推進19大城市群建設過程中,城鎮人口隊伍將不斷壯大,文旅消費進一步升級,根據仲量聯行數據預測,到2030年,預計全國都市休閑客群達到3.9億人,其中三大城市群(長三角城市群、京津冀城市群以及珠三角城市群)休閑客群將達到1.7億人,占比44%,是城市休閑消費的主力軍。

(三)“度假化、本地化”成為出游關鍵詞

近兩年,“距離近、時長短、頻次高”的微度假正逐漸成為新風口,度假化、本地化成為大眾旅游的新趨勢。中國旅游研究院《2022中國旅游度假發展報告》指出,超92%的受訪者在2022年上半年選擇了以“休閑度假”為主要目的的旅游,休閑度假正在成為美好生活的新內涵;根據《美團用戶2022國慶出游調研》,“本地游、周邊游”等關鍵詞搜索量環比上漲440%,而打卡景點樂園、泡酒店宅民宿、吃喝玩樂探店也成為 “即興度假”的主流選擇。

城市度假:理論有框架

戴斌(2022)認為,旅游目的地是生活環境的總和,在自然資源和文化底蘊確定之后,商業環境就是旅游度假成功與否的關鍵因素。旅游度假區應當兼顧本地居民和旅居者的社區休閑需求,都市居民的郊野游憩需求,以及異國他鄉旅游者的度假需求,構建旅游者、旅居者和本地居民的共享的美好生活新空間。如今在市場中“孕育”出的城市度假,其內涵是什么?具備哪些特征?與傳統度假有什么區別?結合相關課題研究,作者對其理論框架進行了初步搭建。

(一)一個內涵:城市旅游在新時代的升級和發展

筆者認為,城市度假是在我國經濟社會不斷發展、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大背景下,旅游產業為滿足城市居民和外來游客對美好生活的追求,以一定能級城市(含城市的鄉村地區)的整體綜合服務體系為基礎設施,依托某些核心元素(度假區、景區、特色小鎮、城市文化商業設施、城市獨特的人文風情等),兼顧本地居民度假和外地游客度假的一種旅游消費和供給形式。

需要特別強調的是,城市度假要求滿足以下三點:一是時間上,其一定是在閑暇之余,較長時間在城市的停留;二是空間上,需要以一定能級城市的整體服務體系為依托,如公共交通等;三是客群上,要兼顧本地居民和外地游客度假的需求。

(二)三個特征:能級、市場與邊界

戴斌(2022)指出,城市是最重要的客源市場,也是最重要的旅游目的地,城市經濟的持續快速增長,奠定了旅游休閑度假市場基礎,高品質的生活環境和現代化商業接待體系,又成為吸引游客到訪的關鍵要素。城市還是最重要的旅游中轉地和集散地,完善的交通基礎設施和便利化的出入境政策,決定了旅游市場的流量、流向和流速。其關系如下圖所示:

null

城市在旅游中承擔的重要職能

根據城市在旅游中承擔的重要職能,結合城市度假內涵,筆者認為城市度假應該具備以下三個重要特征:

1、空間的整體性

一是目的地城市需要具備一定能級。城市度假是以一定能級城市的整體服務體系為依托的,如城市的公共交通、酒店、美食、購物中心、文化場館等。二是城市整體服務體系與某些特色吸引元素構成城市度假生活場景,比如,一位游客在上海迪士尼度假區的活動可以稱作城市度假。另外一位游客在上海未前往景區、度假區,而是以各種方式深度體驗上海的市井生活并產生了過夜停留,這也可以稱作城市度假。

知識貼:《2020中國人口普查分縣資料》顯示,我國目前共有105個大城市(常住人口100萬以上),其中包括了4個縣級市,分別是江蘇昆山、浙江義烏、浙江慈溪和福建晉江。

2、市場的兼容性

具有一定能級的城市,既能形成整體度假生活場景和綜合服務體系,也具備內部循環的客源輸送能力,這樣目的地城市既承接外地游客的度假需求,同時也是本地居民度假休閑的重要去處。根據美團發布的調研報告顯示,國慶前后美團平臺上本地周邊的住宿搜索熱度環比提升約80%,其中,北京四合院、上海老洋房等具有城市特色的民宿瀏覽熱度增長了213%。大都市地區旅游目的地與客源地交叉明顯,也體現在城市的主題娛樂度假區、鄉村度假區的客源很大一部分來自所在城市,如上海佘山國家旅游度假區的歡樂谷絕大部分客源來自上海本地。

null

本地游客和外地游客共享城市度假資源

3、邊界的模糊性

戴斌(2021)提出,我國旅游業的發展要回歸日常生活場景。日常生活場景包括了城市更新、微目的地、城市客廳、文旅小鎮以及旅游節慶等具備休閑文化設施、休閑游憩環境、基礎服務設施的場所。城市度假的需求,推動了城市文化、商業、體育、健康產業的融合,使得旅游產業的邊界逐漸模糊,如不斷創新的商業綜合體不僅滿足了本地居民多元化的消費需求,也為游客提供了文商旅結合的城市度假吸引元素,如廣州正佳廣場、順德歡樂海岸等。

null

城市度假場景包含多種類型

(三)城市度假與傳統度假有何不同?

城市度假和傳統度假本質上都是追求令精神和身體放松的在目的地較長時間的居留和深度體驗。兩者在一定程度上會有交叉重合的部分,但又各具特點,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依托的資源,傳統的度假主要以某個點狀資源為核心吸引物,如山地度假、湖泊度假、濱海度假、溫泉度假等,而城市度假則更注重城市整體的服務體系。但也可能出現交叉或重合的情況,如游客去青島度假,核心吸引物是濱海旅游資源,但也同時依托青島的整體城市服務體系,兩者的組合更有利于游客做出城市度假決策。二是內循環能力,傳統的度假目的地大多數是以接待外地游客為主,如三亞、麗江,黃山、武夷山等,而城市度假中,城市既向外地輸送客源,同時也向本地輸送客源,其既是外地游客的度假目的地,同時也是本地居民的休閑度假目的地。

城市度假:產業有場景

除了常規的城市度假區(如上海迪士尼、北京環球影城)、城市景區(如上海東方明珠、杭州西湖)、都市鄉村度假區(如華僑城成都歡樂田園)外,越來越多的旅游企業順應市場需求,以賦能人民美好生活為導向,推出了諸多創新的城市度假產品,豐富了城市度假“場景”。

(一)城市更新與城市度假

城市的發展伴隨著城市的更新,隨著居民需求層次不斷提升,城市空間的功能逐漸從以生產為主過渡到以消費為主。公共建筑、公共綠地和文物古跡、工業遺址等特殊的城市空間,經過創意設計演變成城市度假的體驗空間。如無錫運河匯1958項目,原是無錫鋼鐵廠,現打造成為江蘇省級水上游客集散中心,開發了文化山谷、濱水商業水岸新里、臨街商業高街等,先后榮獲江蘇省文旅廳“2021年省級重點文化和旅游產業項目”、“江蘇文旅消費新場景”等多個省市級榮譽。

null

無錫運河匯1958項目 圖源:網絡

(二)微目的地與城市度假

借鑒歐洲家庭短途度假基地CENTER PARCS的經驗,開元集團2019年推出了杭州開元森泊度假樂園。該樂園位于杭州市區的湘湖國家級旅游度假區,在為游客提供私密的叢林木屋居住體驗的同時,還提供豐富多彩的室內室外水上游樂、兒童樂園、親子互動、戶外探險活動,順應旅游市場主力客群“全家出行”的出游需求,形成合家歡旅行新模式,一站式滿足顧客“住宿、美食、游樂、教育”的高品質度假需求。該產品推向市場后,迅速成為“網紅”,入選“中國服務”旅游產品十大創意案例,開業當年即有盈利。

null

杭州開元森泊度假樂園 圖源:網絡

(三)城市客廳與城市度假

一是景區化的城市商業綜合體。廣州天河正佳廣場是超大型購物中心、家庭時尚體驗中心與城市中心的旅游目的地,更是一個集商貿、旅游、文化、教育、娛樂、社交、商務等功能于一體的國家4A級旅游景區,其消費群體從最初的廣州本地居民,逐步擴展到廣州市以外的游客及海外游客。長春“這有山”商業綜合體、上海前灘太古里等城市網紅商業綜合體等,都是本地市民和外地游客休閑娛樂的好去處。二是開放式的城市文化客廳。以城市文化為主題的商旅綜合體, 如深圳歡樂海岸、順德歡樂海岸PLUS等開放式文化旅游區,基本上位于城市中心區域,既是市民的文化客廳,也是外來游客旅游打卡之地。

null

廣州天河正佳廣場 圖源:攝圖網

(四)文旅小鎮與城市度假

位于長三角城市群腹地的無錫拈花灣小鎮,主題定位為禪意文化度假區,是一個集旅游觀光、文化體驗、休閑度假、會議論壇等多功能的文化主題小鎮。魏小安(2021)認為,拈花灣小鎮的建設,創造了文化休閑和城市度假的新模式,從而使靈山集團形成了復合型的目的地發展模式。此外合肥空港國際小鎮項目,規劃了濱水商業、文化空間、娛樂空間、國際品牌酒店、商務、運動、居住區和城市創意綜合區等復合空間業態,打造另一種小鎮休閑度假模式。

null

無錫拈花灣小鎮 圖源:攝圖網

(五)“酒店(民宿)+”與城市度假

一種是實體型。即酒店、民宿本身也是一個微度假綜合體,除了傳統客房、餐飲設施外,本身配備較完善的的親子、休閑度假設施,在酒店內部就可完成1-2天的度假活動。如上海浦東嘉里大酒店自帶較大規模的兒童探險樂園、兒童戲水池、網球場、籃球場、動感單車,并開發瑜伽及團操課程,組合包裝為“歡樂一家行”城市度假套餐產品。一種是概念型。即在酒店、民宿里面塑造一種生活方式,營造一種度假的氛圍,如一個標準化的商務酒店,在裝修改造的時候將大堂設計成了一個休閑吧,每晚有音樂、有小酒、有桌球,有社交活動,整個酒店休閑、度假氣氛瞬間提升,讓商務人群也能體會到度假的感覺。還有一種是依托城市豐富的服務設施,將酒店、民宿與周邊景區、文化、社會服務資源組合,聯動成為城市度假場景。

城市度假:結構有分化

“十四五”時期,我國將全面進入大眾旅游時代,2035年我國將基本建成世界旅游強國。人民群眾旅游度假動機和消費能力將進一步激發,旅游消費將由注重觀光向兼顧觀光與休閑度假轉變,“度假化”“本地化”是消費重要傾向和趨勢,將推動國內旅游市場的產品和空間結構進一步優化和提升。以主題樂園領域為例,橫向上,度假化將推動“樂園+酒店”“樂園+購物中心”“樂園+文化場館”等組合模式發展;縱向上看,本地化將催生省會以上城市大型主題樂園、地市級城市中型主題樂園、縣級城市小型主題樂園的分級市場。

null

主題樂園市場分化趨勢

隨著城市消費能級的不斷提升,旅游市場也將進一步分化。城市,讓生活更美好,也為度假創造更大的“創享”空間。

注:本文根據作者在中國旅游研究院舉辦的2022年中國城市旅游發展論壇上的發言整理而成,僅代表個人研究興趣,不代表所在機構觀點。

本文來源執惠,原創文章,作者:文旅小編。未經作者同意,違規轉載法律必究。

后發表評論

文旅小編 執惠

875篇文章 |3320767次瀏覽

文旅小編

熱門報告 更多
熱門觀點 更多
# 熱搜詞 #

新用戶登錄后自動創建賬號

登錄表示你已閱讀并同意《執惠用戶協議》 注冊

找回密碼

注冊賬號

久久国产香蕉一区精品|少妇厨房愉情理伦片视频在线观看|无码精品第一页|国产精品无码AV天天爽播放器|国产精品爽爽VA在线观看无码